中国新闻网-青海新闻
搜 索
新闻热线:0971-6263111 投稿信箱:cns0971@163.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房产财经 > 财经

虚拟货币市场弥散“暴富勾魂曲” 市场监管出击

2017年09月12日 11:50
来源:经济参考报

  部分平台怂恿高杠杆交易 行骗者虚构项目鼓吹暴利

  虚拟货币市场弥散“暴富勾魂曲”

  监管出击,市场将从监管套利转向合规红利

  □记者 吴雨 吕光一 许晟 李延霞 北京报道

  “受损太大,还在郁闷中……”自首次代币发行(ICO)被监管叫停后,北京市民赵先生开始烦恼于自己的另类投资,“我近两年才开始尝试比特币、ICO以及区块链等新鲜的投资领域。说实话,我连ICO都没搞清楚就冲进去了,没想到这个市场波动这么大。”

  近年来,随着比特币等虚拟货币发展日益火爆,“挖矿”、平台交易、ICO等派生的另类投资开始进入普通投资者的视野。每天“挖”出数十万元、半月价格增长50%、“上市”首日涨幅达到33倍……这些“暴富勾魂曲”的背后,是人们寻求财富增长的愿望和对高风险的忽视。业内人士表示,随着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深度推进,金融创新的红利将从监管套利转向合规红利,投资者权益也将得到更好地保护。

  我国比特币“矿池”数量全球居首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在房地产调控、金融监管趋严的背景下,一些资金开始流向个别监管薄弱地带,另类投资开始兴起。

  亲戚朋友都知道吴先生花300万元在云南曲靖投资了一个“矿”,却谁也说不清楚这矿到底产啥,只知道挖出的东西论“个”卖。但圈里人一听就明白,吴先生是投资了一个比特币“矿场”。

  比特币需要通过计算机运算获得,俗称“挖矿”。起初计算机达人们的“炫技”,逐渐演变成全球的“挖矿潮”。随着比特币越挖越少,人工逐渐跟不上,市场上又出现了专门用来挖比特币的“矿机”。

  据北京邮电大学教授杨义先介绍,2009年初第一枚比特币诞生,随后比特币在中国取得了快速的发展,形成挖矿、交易、项目融资等较为完整的产业链,中国从事比特币挖矿的“矿工”和“矿池”已居世界第一。

  经营一家“矿场”至少都是上百万元的投入,买矿机、搭厂房、缴电费,都是不小的支出,更别说还需要专职维护人员和相关措施保证“矿场”24小时持续运转。

  “我6月投了300万元打算买300台电脑矿机。但由于比特币市场火爆,矿机也变得紧俏了,需要买期货矿机,所以7月只买到了200台。”吴先生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200台矿机一个多月挖出了30个比特币,按照现在的比特币价格,再挖八个月就可以回本了。”

  “高收益背后是高风险,一些投资领域因市场容量有限、监管尚不完善,任何风吹草动都将影响价格波动和产业前景。”董希淼说。

  业内人士表示,影响挖矿收益的首先是比特币价格,其次是难度和成本。按照比特币的算法规定,比特币总数量是有限的,大约2100万枚,目前已经大约挖了1600万枚,在2140年左右或将挖完。一开始,按照算法每十分钟产生50个比特币,每四年效率减半。所以比特币不仅越来越少,而且“挖矿”的难度会越来越大。

  吴先生告诉记者,现在经营“矿场”已经比之前困难多了,后期再进入的投资人将面临更高的资本投入和更长的回报周期。而大量“矿工”的涌入也使得单机效率变低,赚钱越来越难。

  此外,“挖矿”的计算机功率较大,需要消耗大量电力,庞大的电费支出让“矿主”们不得不将“矿场”搬往成本相对较低、电力资源丰富的四川、内蒙古、新疆等地区。

  对于经营比特币的“矿场”,许多地方政府的态度并不一样。监管对于“矿场”并没有限制,亦不曾明确鼓励。在大多数接受采访的地方官员来看,只要“矿场”不违规从事金融业务、不参与洗钱活动、不要“偷电”,就持观望态度允许其经营。

  日前,陕西省延安市公安局打掉比特币“矿场”的盗电窝点七处,查获“比特币挖矿”设备847套。这些“矿场”将电线杆、变压器等私自偷接在靠近油田输电主干线上。这些比特币“挖矿”设备每月耗电约220万度,按工业电费初步估算,已造成国家损失上千万元。

  吴先生说,现在只有电力资源有盈余的地方愿意接纳“矿场”,生怕哪天地方政府对“挖矿”项目不欢迎了,只有加紧在深山老林或戈壁荒漠里没日没夜地挖……

  部分交易平台推波助澜暗中操纵

  “如果不懂投资领域、不了解市场发展,只知道一味地投机炒作,最后还是得给市场交学费。”一位比特币投资者告诉记者。

  “有时,在市场投机就像赌博,不仅伤钱还伤人。”比特币的早期投资者潘瑾健在说出这番话时,刚卖掉了账上最后一枚比特币,宣布彻底在炒币圈“退隐”。

  潘瑾健2012年开始接触比特币,当时每枚比特币的价格不到1000元。“2013年我赶上比特币行情看涨,投资翻了十倍。那时我整个人有些疯狂,入群就发大红包,见人就赠比特币。”潘瑾健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由于忙于追涨杀跌,我一天只能睡几个小时,情绪也被市场左右着,根本无暇工作,连第一个创业项目也弄砸了。”

  然而好景不长,2014年比特币迎来一波暴跌,从每枚7000多元跌到2000多元,熊市一直延续到2016年上半年。一些像潘瑾健这样的投资者,把之前赚的钱都又还给了市场,到头来两手空空。

  今年以来,比特币行情见涨,从年初的每枚6000多元一路升破三万元,不少投资人趋之若鹜。目前,国内交易平台客户资金余额已高达数十亿元人民币,资产规模大于零的投资者超百万人,深圳的投资人许先生就是其中一员。

  许先生今年3月开始接触比特币、以太币等虚拟货币,在国内国外的平台共投入近30万元。“看到今年比特币走势这么好,我就加大了投资。没想到这种投资价格波动这么大,尤其是近几天价格波动剧烈,此前挣的钱全部回吐了。”他说。

  只能作为虚拟商品进行交易的比特币,一个劲地喊涨却让市场感到不踏实。中国社科院支付清算中心特约研究员赵鹞表示,不少投资者承受风险能力不足,认为虚拟货币是“一本万利”的投资品,却忽视了背后的高风险。部分平台更是怂恿投资者参与高杠杆的期货交易,自己坐庄暗中操纵市场,虚假交易,令投资人的资产权益难以保障。

  目前,我国比特币交易大多以交易平台为核心,交易区域主要集中在广东、北京、浙江、江苏、上海等地。其中,北京地区比特币平台的日均成交量占85%以上。“比特币在中国较高的换手率,凸显了部分投资者的投机心理,而在背后推波助澜的则是部分交易平台。”赵鹞说。

  目前,国内比特币平台高达数十亿元的客户资金缺乏第三方存管,普遍面临“跑路”风险。对此,央行相关人士告诉记者,今年以来,央行联合相关部门组成联合检查组,对几家主要的比特币交易平台开展现场检查,资金安全隐患是重点检查内容之一,并对一些交易平台实施行政处罚。目前,央行加强了对比特币交易平台的监测分析,及时掌握其交易规模、用户数量、资金和比特币存量变化情况。

  “随着我国相关监管趋严,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交易市场已经发生转移。以前全球八成比特币交易在中国,现在日本的交易量已占到四五成。”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介绍,“比特币在国内外形成产业,相关交易难以消失。只有正确引导投资者的投资心态,才有利于这个产业健康发展。”

  对于今年比特币的暴涨,潘瑾健并没有动心,“现在我只想做好新的创业项目,虽然公司营收没有投机炒币快,但是至少觉得踏实”。

  另类投资游走法律边缘

  日前央行等七部门叫停包括ICO在内的各类代币发行融资,重申融资中使用的虚拟货币不具有货币属性,为另类投资敲响了警钟。

  被监管紧急叫停的ICO到底是啥?类似于企业IPO融资,很多区块链相关企业想要发展也需要融资,但是他们融来的“钱”是比特币、以太币等虚拟货币;而投资人用虚拟货币换来的不是企业股份,而是企业发行的代币,并根据代币的涨跌获取收益。

  随着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火爆,ICO融资也呈现爆发式增长,甚至出现了暴涨数百倍、上千倍的“成功项目”。量子链第一天“上市”,最高价格66.66元,涨幅达33倍;公信宝涨了90多倍;最夸张的项目甚至一年涨了1500倍……

  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邓建鹏介绍,在2016年以前,ICO尚局限于一个小圈子内,投资人主要是理解区块链技术的专业人士。但自2017年年初以来,由于ICO融资的便利,许多骗子混进来。ICO的融资对象在中国开始由小众渗透至大众市场,大量完全不具备风险承受能力、完全不了解区块链技术的散户型投资者蜂拥而至,幻想一夜暴富。

  比特币、以太币等虚拟货币不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备货币属性,也不能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更不可以用于融资。一些个人和组织却利用ICO的概念行骗,编造虚假项目,时刻准备卷钱“跑路”。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曾提示风险称,大多数ICO项目资产不清晰,投资者适当性缺失,信息披露严重不足,投资活动面临较大风险。

  “当前高达90%以上的ICO项目涉嫌欺诈,ICO已经由助力区块链初创企业融资的高效工具,化身为大量骗子非法集资的手段。”邓建鹏说。

  一些ICO项目发起人抱着幻想,认为其向公众募集的是比特币等虚拟货币,而非法定货币,不属于社会资金,因此不属于非法融资或集资的范畴,试图借机逍遥法外。

  对此,央行相关人士表示,目前,所有ICO项目均未经有权机构批准,通过众筹平台向不特定对象募集资金,即便募集的是虚拟货币也难改ICO公开发行证券、公募融资的本质。虚拟货币可以便捷和无成本地转化为法币,按照穿透式监管可视为涉嫌非法融资、非法集资。

  在监管靴子落地之后,ICO市场反应剧烈,大部分正在进行的ICO项目戛然而止,部分平台已经打开通道开始清退之前融到的虚拟货币。9月5日,小蚁区块链NEO发布公告称,结合世界各国对于ICO监管要求的逐步明确,决定继续允许ICO参与者退回所投入的比特币。

  与此同时,ICO代币价格应声下挫。“这实质上是一些毫无实质对应项目的代币前期累积高风险所致。”邓建鹏表示,央行等监管部门及时出手,挤压了泡沫,阻断风险的蔓延与扩散,有利于真正的区块链创新项目稳健发展。

  随后,比特币、以太币的价格经历了一番波动。9月5日,比特币价格一度跌破23000元,日内跌幅超过10%。亚太未来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杜艳表示,虚拟货币价格波动是前期不可持续的价格暴涨的理性回归,不能全部归咎于监管的果断出手。“监管若推迟出牌,将让更多的非理性融资行为被裹挟,将加剧金融风险的酝酿。”

  业内人士表示,由于互联网金融的野蛮发展,不少监管套利开始向虚拟资产等另类投资领域转移。但随着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深度推进,金融创新的红利将从监管套利转向合规红利,投资者的权益也将得到更好地保护。

  “目前,一些另类投资仍游走在法律的边缘,监管部门要积极掌握动向,对投资者们进行充分的监管提示和风险预警,不能够视而不见。”黄震认为,针对整个另类投资领域应建立风险监控以及风险提示体系。

  专家指出,对于另类投资,投资者在暴利面前要保持足够的理性,对投资的标的和风险要有充分的认识;要有储备足够的知识,对行业前景进行清醒判断;要根据自身的风险承受能力,在可承受范围之内进行投资。

  “ICO的叫停影响了比特币的行情,说明这个市场的投机氛围过重,需要泼些冷水。”投资人许先生表示,“叫停ICO对于整顿市场乱象是个好事,未来虚拟货币市场可能会朝着健康方向发展,所以我没有清仓,还在观望。”

编辑:张海雯
中国新闻网-青海新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京ICP证040655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京ICP备:05004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