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青海新闻
搜 索
新闻热线:0971-6263111 投稿信箱:cns0971@163.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科教

大学生网购“毕业设计” “毕设”该废还是存?(2)

2018年07月02日 10:26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另有一些应届毕业生是因为就业实习或者准备考研复试、申请出国等原因,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思花精力认真对待毕业设计。

  比如张玲。她本科毕业后的目标求职方向是互联网领域,与自己所学的地质专业毫无关系。为进入心仪的企业,她不停地一家一家辗转实习了好几个月,并且实习时经常加班到夜里一两点,根本没有时间顾及毕业设计。临近5月,她才在淘宝上找了个卖家,也没盯住进度,直到要答辩了才发现对方收钱之后没多久就“人间蒸发”了。

  张玲的室友刘艳,则是为了申请出国在应对各种考试和材料,同样没空准备毕业设计。“买全套毕设也就四五千,我申请出国光中介费就好几万,要是把时间都浪费在做毕设上耽误了申请,浪费了中介费、申请费、考试费,还白耽误一年,更吃亏啊!”刘艳理直气壮。

  毕设卖家:“真正关系好的,给钱我也不帮他做”

  对于那些决定改行的同学,毕业设计就是最后接触本专业的机会了,认真对待,至少能让你对自己在大学的青春年华有个交代

  根据记者调查,在网上开店卖毕业设计的,有的是研究生、有的是程序员。

  一位自称在淘宝上卖毕设已有8年经验的店主表示,最开始是自己读研究生时,不经意间接了份帮计算机系本科生做毕业设计的活,挣了1200元,由此发现了商机。

  后来他工作之后,在短短几年间换了几家不同公司,并辗转了数个不同领域,都不如意,但因为经历多、人脉广,理工科的很多东西都多少知道一些,干脆重操旧业,专营代做毕业设计的生意,把自己这些年认识的同事同行纷纷拉拢为自己团队的“枪手”。

  张智在一家专注于导航的互联网企业做后端开发程序员,他也曾帮人当“枪手”做过毕业设计,但很快就洗手不干了。“太麻烦了。学生钱不多,事儿还特别多。我们程序员本来就很忙,加班特别多,我没有耐心在这事儿上耗太多时间,而且接私活是很严重的事,我也不想冒这个风险。”张智对记者说。

  即使如此,张智说他知道代做毕业设计的市场需求相当庞大,而且“边际成本低,利润不小。好多毕设都要写代码,所以做这个的人不少是程序员,现在程序员工资都挺高的,如果挣得少了对他们也没有吸引力。”

  张智上大学期间就曾帮学弟们代做过学期作业。他家庭条件一般,生活费有限,大学时由于异地恋,每个月要从北京到东北去看一次女朋友,花费不小。曾有段时间,他把自己做过的学期作业改一改卖给学弟挣点小钱。

  “毕业设计也好,学期作业也好,每年的题目都差不多,老师很难根据不同年级设计新的题目,甚至不同学校同一专业的题目也都差不多,所以对我们来说制作成本很低。”张智打球时跟学弟闲聊说起来这事,学弟很快给他拉来了5单,张智就把学弟那单钱免掉作为中介费,把自己以前做过的作业稍加修改,很快小赚了一笔。

  张智告诉记者,跟他们买学期作业或者毕业设计的,有的是低年级的学弟,有的是同年级同专业的同学。现在不少高校都有和国外合作办学的国际学院,和校本部相比,有些国际学院学生的入学成绩较低,学费较高,学生家庭条件比较好,而且本科毕业都要去国外继续留学。有人是本身资质问题,有人是为了准备出国时间没安排好,所以也有同年级同专业的国际学院向校本部同学买作业或者毕业设计的情况。

  “这时候可以杀他们一笔好价。我们本部计算机系曾有人卖给国际学院计算机系一套java的毕业设计,包括报告、设计文档、需求文档等等,挣了6800块。”张智说,比起只能靠评价和交易量分辨的网店,同校同学间的买卖似乎更有保障。

  “但真正关系好的,给钱我也不帮他做。”张智对《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说,“我会劝他还是自己做,哪怕我帮你改都行。尤其是我们这些写代码的,光看书上课是没用的,必须得自己实践。”

  当了几年程序员以后,张智越发感觉到大学时打基础的重要性。他虽然当过“枪手”,但并不否认毕业设计的重要性。

  “至少就我们专业来说,毕业设计还是很必要的。因为平时学的东西都是基础或者局部的,毕业设计能让我们把大学三四年间所学课程进行综合应用,有个宏观认识。如果未来从事这个方向的工作,好好做毕业设计肯定会有帮助。”对于那些决定改行的同学,张智则认为,“那么毕业设计就是你最后接触自己本专业的机会了,认真对待至少能让你对自己在大学的这三四年青春年华有个交代。”

  导师:“我们知道了又能怎么办呢?”

  某高校青年教师说,他们还有同事迫于学院“保证学生如期毕业”的压力,急得睡不着,干脆半夜爬起来自己帮本科生写毕业设计

  在北京一所高校教土木专业的韩冬老师告诉记者,比起本科应届毕业生,专科应届毕业生和成人教育的毕业生中,找人代做毕业设计的现象似乎更普遍。

  “不用仔细看,翻一下就知道不是他自己做的。”韩冬对《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说,“他交上来的毕业设计太专业了。我们是工程类专业,一个专科生,才学了两三年,很难一上来就做到这么纯熟。”

  另有成人教育的应届毕业生在跟韩冬讨论毕业设计的课题时,会主动表达自己倾向于做什么方面的题目。有自己的主见本是好事,可这位同学在两周后就把做完的成品拿给了韩冬。“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上网买的还是哪里找人代做的,但本来是半年的工作量,他两周就完成了,很不现实……”

  在淘宝购买了毕设代做服务的大学生会追加好评,以感谢店家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尽管并没听说自己带的本科生中有网购毕业设计这种情况,但韩冬说仔细想想也不是没有可能。“因为确实每年的毕设题目都差不多。也许只是我不知道而已。可是,就算我们知道了,又能怎么办呢?”韩冬反问记者,“要是生卡他们的话,唉,不好做……高校的校门,本来就是严进宽出的。既然宽出,为什么要在最后一步卡他们?不可能大水往前冲,前面安个小门就能阻断。”

  据了解,在国内不少高校中,各院系的招生名额和经费划拨,都会根据该院系学生的毕业率和就业率来决定。不管学生因为什么原因没能按时毕业,对学院整体建设都会有直接影响,所以很多高校的毕业设计指导老师都不会在毕业设计这一环节卡学生,尽量让大家都能通过。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采访过程中了解到,中部某省一所大学的化学类院系的院长和书记,在给学院老师开会时明确表示:“目前学校还没有学生因为毕业设计这个环节过不了关而不能毕业的。我在学校这么些年,还从没有本科生在毕业设计这个环节上给卡住过。”

  他们强调老师们要在本科生毕业这件事上“负责任!有担当!想办法!”,并且要求“务必让本科生都顺利毕业、顺利就业,保证学院毕业率99%以上,就业率85%以上。否则谁拉了学院的后腿,谁负责!”

  按理说,毕业设计是大学生自己的事,也是他们在大学阶段最重要的事之一,可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不少高校老师都表示:对于本科生的毕业设计,作为导师的自己,明显比学生本人更积极。

  大学的最后一学期,除了保研的学生,多数大学生面对求职、考研、出国等耗时耗力的人生规划,也很明确学校不会在毕业设计的环节卡自己,所以根本不肯把精力花在做毕业设计上。

  “我虽然每隔两周就要给我带的本科生开会,检查他们毕业设计的进度,也希望他们有问题赶紧给我反馈,尽快共同解决。可是每次都有人请假,还有人根本联系不上,直到最后答辩才出现。”上述那所高校的青年教师说,他们还有同事迫于学院压力,着急得晚上睡不着,脱发越加严重,最后干脆半夜爬起来自己帮本科生写起了毕业设计。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有多位高校教师提到了“毕业设计是否仍有存在必要”的问题。

  对此,湖北某高校一名长期担任本科教学督导的地球物理专业教授表示,“大学本科毕业设计及其产出的学位论文,对于一个大学本科学生具有重要意义,不仅需要,而且应当加强。”因为在他看来,本科生们在大学期间多数是从书本上学一些基础知识,“而这些基础书本知识的应用需要依靠毕业设计加以深化,是大学生学以致用的具体实践”。

  他并不否认目前在大学本科毕业设计环节存在一些消极现象的现实,但他认为这主要是个别指导老师不积极,缺乏责任心等原因造成的。比如个别高校老师,没有受到学校在毕业率方面的压力,但因忙于自己的科研项目,就随便扔几个自己正在研究的课题给本科生,让他们把这些课题作为毕业设计。虽然明知这些课题完全超出了本科生的科研水平,也没有花时间加以指导。这就导致学生因为课题太难,做不出来,而想出了网购毕业设计这种旁门左道。

  比如孟繁分到的那个关于蚂蚁算法的毕业设计课题,在不少相关专业的高校老师看来,都是研究生阶段才应该处理的科研项目。但是经过中期答辩孟繁发现,老师似乎也没期待他能研究出什么结果,关注点好像更多在于毕业设计的论文格式和字体字号,便也放心地继续糊弄。

  虽然没少花钱,但到最后毕业答辩时,孟繁的毕业设计仍然是个残次品。“相当于我的这个计算器,还是输入几加几都只能得到等于9。所以答辩演示时,我就先输入1+8,再输入2+7,这两组数据确实计算结果都等于9,但不能再跑其他数据了。比如,如果输入6+9、7+6,它的计算结果还会显示等于9,那就穿帮了。”

  孟繁说由于每个人答辩的时间有限,所以也不用演示那么多,自我陈述的讲解也就几分钟时间,他自己也弄不明白说不清楚的地方,就含混道:“由于时间关系,这里就不展开讲了。”老师们也没深究。“我不知道他们是没认真听,还是心里明白但没拆穿我,总之也没人追问。”孟凡就这样混过了毕业答辩。

  四川一所高校信息科学学院的一位老教授公开表示,自己已经连续几年谢绝参与学院本科生毕业设计的考评工作。由于本科生们的毕业设计质量堪忧,又因为“地球人都知道”的原因,绝大多数都要放他们通过,“几年来感觉简直是对自己良心和同情心的拷问,很难受。”

  而由于个别导师不上心,即使学生想要认真做毕业设计,也得不到相应指导,干脆破罐破摔。湖北一所大学地质专业的本科应届毕业生温椿告诉记者,她和7个同学被学院安排给一位博士生导师,由他带毕业设计。他们与导师只见过一次面,留了联系方式。温椿做毕业设计时遇到困难,打电话给导师,导师马上就挂,发短信、微信从来都没有回过。

  “最后连毕业设计评语都是我自己写的,他的研究生给打印出来,他签的名。他连我的名字都写错了……现在想想,我还不如也上网买一份,反正他也不仔细看!”

  韩冬告诉记者,现在高校对教师们的考核评价,主要在科研,看大家发论文的数量和质量,而教学在考核中占比较少,毕业设计作为教学环节中的一个点,更难引起格外重视。“如果你带的本科生毕业设计评优了,或者得到了国家奖什么的,确实可以纳入老师的考核。但是这块只是加分项,而不是决定项。所以导师对学生毕设投入多少,说实话只能凭他的责任心。”

  江苏一所高校园林专业的教授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把优秀的毕业设计和优秀毕业生数量,作为高校教师考核的重要参考,那要杜绝学生网购毕业设计或者提高毕业设计的质量,想必也是很快的事情。但现阶段,这恐怕还很难做到。”(本文中受访的学生及老师均为化名)

[上一页] [1] [2]

编辑:张海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