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青海新闻
搜 索
新闻热线:0971-6263111 投稿信箱:cns0971@163.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昔日黑土滩 今日大牧场

2018年08月21日 09:36
来源:西海都市报

治理后沙龙滩水草丰美、牛羊成群

 

  治理前的沙龙滩一片荒芜。

  在海北藏族自治州祁连县境内,有一处祁连山脉环抱的草地,这里曾是野生动物的乐园,其中又以野生牦牛居多,因此被当地人称作野牛沟。上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这里因过度放牧导致草场退化,许多草场变成了寸草不生的黑土滩。自此再也难觅野生动物的踪影。

  经过近些年当地政府的大力整治,黑土滩再次焕发出生机,如今又是一幅雪山映草地,牛羊成群现的美丽景象。

  草原变黑土滩

  8月19日,晴。成群的牛羊悠闲地在野牛沟内吃着“早餐”,沐浴着从云端透下的温暖阳光。向远望去,草原上成片摇曳着略带紫色的禾草,似在叩首,感恩祁连山的护佑与恩赐;而远处的祁连山始终保持着威仪,注视着她所庇佑下的每一个生灵,似母亲般喜悦地看着自己的孩子重新回到自己的怀抱。

  是的,在多年前,她的孩子曾经不得已离开了护佑了他们千百年的母亲。上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由于过度放牧,导致原本脆弱的草场不堪重负,随之带来了土壤贫瘠、鼠害加剧、草畜失衡,七万三千余公顷的野牛沟沙龙滩草场,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退化,其中大约两万三千余公顷草场退化为黑土滩,三万七千余公顷草场呈现中度退化。

  黑土滩是一种草地退化最严重的表现形式,系指在自然与人为因素作用下,草原植被因极度稀疏或完全裸露而形成的重度退化草地。

  黑土滩到底对当地生态有多大影响?已经在祁连县工作了近30年的祁连县草原监理工作站副站长马彦武深有体会。马彦武说,野牛沟沙龙滩部分草场退化为黑土滩后,几乎寸草不生,原本在这生存的野生动物几乎不见,牧民们也逐渐废弃了这块原本水草丰美的草场。

  今年已经53岁的大浪村村支书玛玖说,治理之前,沙龙滩一到每年春季就会刮起一股一股的黑色沙尘暴,打在脸上生疼。

  此外,作为我国第二大内陆河——黑河的发源地,沙龙滩草场的退化,使这里的水量也发生了极大变化。到2000年以前,源头的断流时间长达40天,断流长度近50公里,各支流断流时间和断流长度逐年增加。

  好在,黑土滩所造成的影响很快得到了省委、省政府的重视。一场针对黑土滩再披绿的战役打响了。

  黑土滩披上绿装

  上世纪90年代,不断扩散的黑土滩,引起了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

  从上世纪90年代,省委、省政府派科研团队开展治理黑土滩的科技攻关,在十多年的时间里,我省的专家学者终于摸清了黑土滩的形成原因,也培育出了适合在高海拔地区生长的优良牧草。

  如今,摇曳在野牛沟沙龙滩上的青海草地早熟禾,就是我省培育出来最适宜治理黑土滩的优良牧草之一。“这里只是单播了一些青海草地早熟禾,再往里的一些区域,我们混合播种了青海冷地早熟禾、垂穗披碱草、青海中华羊茅等适合青藏高原气候的草种。”马彦武指着身后的一片草场说。

  起初,牧民对这个牧草能够治理黑土滩是持怀疑态度的。马彦武说,2015年,祁连县下达退牧还草工程黑土滩综合治理试点项目时,当地的牧民抵触情绪很大。让机械进入草场种植,牧民害怕黑土滩没治理好,反而把所剩无几的牧草给破坏了。

  在工作人员的耐心劝说下,牧民们也相继加入了种植队伍。于是,十几台农用机械,草原监理工作站、当地牧民共100多人开始在黑土滩上掀起了一场黑土变牧草的战役。

  两年之后,第一批治理的黑土滩上长出了青青牧草。

  据相关部门统计,2014年至今,祁连县依托祁连山生态环境保护与综合治理工程、退牧还草等工程项目的实施,累计治理黑土滩约一万一千公顷,其中,沙龙滩地区治理黑土滩九千三百多公顷,通过治理,黑土滩草地植被盖度从10%提高到80%以上,牧草平均高度达到50厘米以上。

  如今,黑土滩再次变成了大草场,成片的牧草,让牧民们欣喜若狂,不约而同地赶着自家成群的牛羊,回到了沙龙滩。

  “等新种植的牧草长得再旺盛一些,我们就有了更丰富的草场,牛羊的数量也会相应增加一些,收入也就跟着增加了。”望着那一片刚刚种下的牧草,玛玖喜上眉梢。

  新牧场的七十二变

  “这里的牧草再过一个多月就可以收割了。”马彦武一边抚摸着牧草,一边说。

  治理黑土滩所种植的牧草,其功能远不止让黑土变草场这么简单。

  马彦武说,治理黑土滩所用的牧草收割之后,可以用作冬季饲料储备,所收集的草种还可以用于下一年的修复治理种植。而收割之后留下的草茬,可以供牛羊食用。

  马彦武说,其实,留下的草茬,只要不被牛羊连根拔起,第二年还会自行生长,到来年的10月份,又可以收割。

  数据显示,自对黑土滩开展治理以来,黑土滩治理区域的草种亩产量从之前的0公斤,上升为10公斤,平均亩产鲜草由治理前的50公斤左右提高到350公斤以上,载畜量也从4315只上升至30205只。

  沙龙滩不仅成为了祁连县的饲草料基地,还给当地牧民群众的生活带来了喜人的变化。

  久美是大浪村的贫困户,从2015年起,久美开始担任起草原管护任务,成为一名草原生态管护员。如今,久美每个月能够领到1400元的固定工资,家庭收入增加了,生活水平也提高了不少。

  虽然草原生态管护员的工作略显枯燥,但对久美来说,看着自己的家乡一日比一日好,他打心眼里感到高兴。

  据相关部门统计,黑土滩治理以来,这一地区的总产值从治理前的280万元上升至1680万元,人均收入从治理前的1040元,上升至6240元,村集体收入从0元上升至140万元。

  野牛沟迎回了“老朋友”

  随着黑土滩综合治理的不断深入,这里的生态环境逐步改善,曾经的老朋友——野生动物又回到这片土地。

  在祁连县黑河源头流域生态建设保护站站长叶金俄日看来,黑土滩综合治理最明显的成效,就是鼠患的减少。叶金俄日说,治理之前,这里主要有两种老鼠。一种是地面鼠,一平方米有四五个洞,老鼠有十来只。还有一种是地下鼠,草地上到处都是它拱出来的土堆。通过治理之后,黑土滩的老鼠比以前减少了百分之八十。

  有减少的就有增加的。叶金俄日说,现在每年他都能在自己管护的区域内,看到不少曾经很少见,或者根本看不到的野生动物。“有藏野驴、黄羊、岩羊,还有黑颈鹤,还有很多都是我以前没见过的候鸟。”叶金俄日说,他曾经看到过700多只岩羊从自己的管护区内穿行而过。此外,治理前,管护区内很难见到黑颈鹤,如今,有23只黑颈鹤已经在这里长期栖息。沙龙滩地区也多次监测到雪豹的活动。据祁连县环境保护和林业局统计,目前沙龙滩黑河源地区共有陆栖动物177种,其数量也在不断增加。

  如今,沙龙滩再现往日景象,绿草如茵,牛羊成群,野生动物徜徉其间,一幅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画面正在向我们缓缓展开。

编辑:赵凛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