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青海新闻
搜 索
新闻热线:0971-6263111 投稿信箱:cns0971@163.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体育

中产人群注重身材管理:拥有完美身材就拥有一切吗?

2018年12月08日 10:48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人们对于健康和美丽的真实需求与焦虑感互相扭结,一同生长。

  被操控的身体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古欣 隗延章

  本文首发于总第880期《中国新闻周刊》

  北京市朝阳区常营附近一家健身房里,一种叫Ufit的团课正在火热进行。七八个人四肢着地,迅速绕场爬圈。教练喊着,“加快!加快!加快!”几圈爬下来,短暂休息15秒,下一组动作又开始了。学员分成男女两队在场地里做高抬腿、冲刺跑。接下来是重头戏——每组五次,一共十组举杠铃。伴着一声大喝,团里的大叔做完最后一次过肩推举。

资料图:健身健美比赛。中新社记者 刘占昆 摄
资料图:健身健美比赛。中新社记者 刘占昆 摄

  训练以一百下跳绳告终,所有人集中在教练周围,围成一个半圆,比划出大拇指或V字形。每节课后,小组成员都要拍一张合影来纪念自己一小时内完成的20组训练动作,可以预见,会有更多人在朋友圈里看见这群人的汗水与微笑。

  这样类似的训练有个统称叫做Crossfit,指的是通过多种以自身重量、负重为主的高次数、快速、爆发力的动作增强自己的体能和运动能力,从而发展人体的有氧心肺功能、耐力、力量、灵活性、爆发力、速度、协调性、敏捷性、平衡性和准确性这十项能力。

  这是源于美国时下最流行的训练方法。设计整套课程的张军伟是这家健身房的教练总监,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套课程的最大特点除却基础体能训练外,其他的动作编排能做到365天每天不重样。

  张军伟已经在健身行业干了18年,他在中国最早一批商业连锁健身房之一——中美合资中体倍力接受入职培训,“都是外国人给我们上课。”张军伟认为学健身的精髓是学文化,为此2009年时他特意去美国游学3个月,“看看地道的美国人是怎么玩健身的。”

  目前他供职的这间健身房拿到手上的课程表是全英文的,在这张表上,张军伟不叫张军伟,而叫Jet,他手下的健身教练分别叫Gary,Taiga和Barry。虽然脱胎于Crossfit,张军伟对自己的课程做了本土化改良。他观察到长期进行大重量抗阻训练的欧美女性大腿会变粗壮,这显然和很多中国女孩想要瘦腿瘦腰的需求相冲突,他削减使用杠铃的频率,代之以更小巧的壶铃、哑铃等训练工具,练出更符合亚洲女性审美的肌肉线条。

  身材管理,如今已经成为都市中产人群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健身、减脂、塑形、增肌、普拉提、马拉松、瑜伽、夜跑 这一切伴随着生活方式和审美观念的变化而被催生出来,继而被社交媒介的交互性放大。人们对于健康和美丽的真实需求和焦虑感互相扭结,一同生长。

  “巨狮的雄吼”

  张军伟18岁那年来北京,先是在上世纪90年代的大众健身房教人跳健美操,商业健身房崛起后,他立刻投身当时处于行业领先地位的中体倍力。从老家的小健身房到中体倍力、青鸟等专业俱乐部做私教,再到做教练总监和培训师,抑或自己出来开健身工作室,这是行业里目前年届40的资深教练的固定轨迹。某种程度上他的经历串起了中国健身文化与产业从萌芽到兴起的过程。

  上个世纪80年代末,张军伟上高中,他订了一本叫《健与美》的杂志,上课时就藏在课桌抽屉里翻。这本杂志是中国最早一批健美人才的孵化器。《健与美》现总编刘舜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很多健身冠军就是从《健与美》开始接触到(健身),喜欢上,继而走了这条路。”

  《健与美》的基因要追溯到上世纪40年代赵竹光先生在上海创办的《健力美》杂志,这是中国第一本健美专刊。赵竹光曾在学校图书馆的一本美国杂志上读到介绍健身的方法,目睹中国积贫积弱,赵竹光深感“光有健全的头脑而无健全的身体,也不是根本办法,乃积极寻求健身之道”,遂在沪江大学读书时发起中国最早的健美组织“沪江大学健美会”。他还翻译了中国第一本健美教材——风靡欧美的《肌肉发达法》,创办了一个健身馆,并和曾维祺、娄琢玉一起创立了“肌肉发达研究会”,三人并称中国健身运动的开创者。

  健身文化在上世纪30年代率先兴于上海,是因为那里是当时中西文明碰撞又交汇的前沿地。刘舜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很多西方现代体育项目最早是从天津港传入中国。在这些中国最早开放的通商口岸,健身作为现代文明的生活方式,由洋教士和医生带入“落后的”“需要救治的”东方。

  内外交困的处境致使“健身”这个概念自提出就与扭转世界眼中的“东亚病夫”形象,提高国民素质乃至改变国运的使命等话语紧密相连,赵竹光在《健力美》的创刊词里曾这样冀望:“这是我们的第一声,不是鹿鸣,而是巨狮的雄吼。”

  1949年后,国家百废待兴,过渡到社会主义生产建设时期,社会政治生活中弥漫着赶超英美的氛围。时任清华大学校长的蒋南翔要求学生加强体育锻炼,提出“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的口号,集体文化氛围中,个体的强健与家国抱负被紧密地勾连到一起。

  事实上,从遥远的古希腊时代开始,体育一直被视为国家实力与公民凝聚力的象征。19世纪到20世纪前期的英国,板球运动被看作是修炼人格品质、铸造领导才能、培养帝国未来管理者的手段。恰如著名社会学家克里斯·希林在《文化、技术与社会中的身体》一书中所作的精辟总结:“体育运动在建构国族身份这一‘想象的共同体’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回看20世纪上半叶健身文化在中国的落地,实际上是伴随着资本主义早期野蛮的拓殖方式,国门被迫打开后,新奇与焦虑的双重心态中诞生的舶来品。在民族危亡期和集体文化的盛行的年代,生理态的身体表层被蒙上了更多的政治化的价值。

  健与美

  20世纪下半叶,全球化一手依靠资本,一手依靠文化,以一种更加隐秘的逻辑渗透到异域文化之中,而健身文化在这一时期在中国的复兴也发生了微妙的转变,变成了外来文化重塑社会审美的故事。

  健身在中国再次复兴,要从上世纪80年代一本风靡社会的小册子说起。据刘舜估计,当时市面上流传着几百万册简·方达健美术的小册子和录像带。千万中国女性从这个一头金色鬈发,穿着踩脚裤,摆出各种高难度姿势的好莱坞女星身上学习瘦身与美丽的秘诀。马华是其中的佼佼者,她改良发明了马华健身操,一跃至央视平台, 占据早晨黄金时段带领全国女性一起“天天跟我练”。

  媒体对这股热潮起到很大的推波助澜作用。无论是央视还是各地方卫视都会制作播放很多健身栏目。以来自香港的张蕙兰为例,从1985年到1999年,每天早晨和晚上,央视一台二台都会播放她主持的《蕙兰瑜伽》,创下中国电视史上播放时间最久的电视系列片纪录。

  原初形态的健身房也从广大女性的健美操爱好需求中衍生出现。90年代中期,北京最大的健身房是位于月坛体育馆里的利生健康城,约有1000平方米规模,主要场地是操厅,依靠开设操课吸引女性会员办卡。当时健身房的经营状况好坏,主要取决于能不能请到比较能吸引受众、有影响力的教练。马华是利生健康城主要教练,据说最多一次,她带领300到400人一起跳健美操。

  健美赛事也在中国萌芽。1983年,第一届力士杯全国健美邀请赛在上海举行,在上海跟赵竹光学过健美的冷高仑一举拿下冠军。1986年,力士杯拟按照国际健美比赛的规则,首次邀请女运动员身穿比基尼上台表演,原定的承办方西安市体委顾虑重重,深圳市体委此时挺身而出,在时任国家体委副主任徐寅生的支持下,承办了那次比赛。

  比赛在80年代中期的中国引起很大反响,据裁判筱冰在自己的博客上记载,国内外参与报道的机构包括100多家报社、70多家杂志社、图片社和出版社,30多家电台电视台,以及3家国内的电影制片厂。而刘舜回忆道,当时媒体将赛事现场围得水泄不通。

  冷高仑当时正在深圳市体委工作,他是此次比赛主要策划人之一。他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1986年比赛以后,全国各地掀起比基尼热,各地各省市都邀请运动员做比基尼循环表演。1986年年底,全国第四届力士杯男女健美锦标赛被中央电视台评为当年全国十大新闻。

  健美运动的复兴,与人们对人体美的好奇密切相关。在刘舜的记忆里,那次比赛造成的社会轰动,只有上世纪80年代在北京举办的一次人体画展能相提并论。

 [1] [2] [3] [下一页]

编辑:甘晓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