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青海新闻
搜 索
新闻热线:0971-6263111 投稿信箱:cns0971@163.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旅游文化 > 文化

重庆大学城的一条神秘老街:曾是成渝古道重要驿站

2018年02月11日 11:26
来源:重庆晚报
老街外当年的石牌坊 受访者供图
安定桥 受访者供图

  这里有小桥流水 还有吊脚楼牌坊

  大学城有一条神秘老街 曾是成渝古道重要驿站

  5年前从重庆市实验中学(原巴县中学)退休后,王子洲就专做一件事:追忆乡愁。通过儿时记忆以及走访虎溪土著老人,他历时多月,绘出虎溪古镇鸟瞰图。这座成渝古道上的重要驿站,几经岁月,已变得沧桑模糊,许多年轻人更已不知它的存在。

  在王子洲笔下,小桥、流水,鳞次栉比的吊脚楼、戏楼、牌坊……曾经繁华的老街仿佛得以复活。日前,王子洲的《虎溪河的乡愁》组照,还获得了由沙坪坝区文化委、区旅游局主办的“寻梦沙坪坝”老照片活动特别纪录奖,照片中的老街,就在虎溪河畔。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 周小平 文/图

  他画出了记忆中的古镇

  王子洲是土生土长的虎溪人。虎溪原属巴县虎溪公社,虎溪古镇就位于现重庆大学正大门前、龙湖U城后。

  “我小学上的虎溪公社中心校,校舍就是原虎溪古镇的禹王庙。”王子洲初中和高中就读位于虎溪河的巴县第三中学。1973年高中毕业后,他在虎溪担任过教师,也做过公社电影放映员,后来离开家乡到外地上大学,又返回虎溪当老师,直到1983年调离。

  “无论到哪,乡愁萦绕。以前太忙,退休后闲下来总想做点什么。”退休后,王子洲把大量的时间,用来寻找乡愁。

  通过一幅幅老照片、儿时记忆,以及走访老虎溪人,他绘出了虎溪河古镇全貌:小桥、流水、吊脚楼、牌坊··……勾起了不少老重庆人的记忆。

  繁华老街不亚于磁器口

  在大学城地铁站,随意问年龄稍长的当地居民,都能给你指出虎溪老街在哪儿。

  大学城南路,在与大学城中路相交的十字路口掉头后前行约300米,拐进旁边的一条小道,就进入了虎溪老街。沿着巷子往里走,两边房屋人去楼空,老街居民多数已搬离。临街,一间颇有年代的老药房还开着。

  20多平方米的药房内,摆放在货架上的药盒灰迹斑斑,柜台上还放着一个有些破旧的算盘。“莫小瞧它,这几十年我都是靠这个算盘记账,弄不来你们那些电子计算器。对我来说,算盘更快更准确。”叶奶奶是土生土长的虎溪人,满头银发,很有精神,上世纪80年代起就在老街卖药。在叶奶奶记忆里,这条老街曾经很繁华,热闹的时候,不亚于现在的磁器口,“那个时候,即便到了晚上,街上也还是很热闹的。”

  “今天8号,赶场,我去那边买点菜。”上午10点,叶奶奶提着口袋,准备出门了。即便老街早已没落,但街末端的农贸市场,每逢二五八的赶场日也依然热闹。

  二五八赶场,叶奶奶说从她记事起就流行了。据巴县志记载,虎溪河于明代设虎溪里,清康熙四十六年改编属直里九甲,乾隆以前已有市,名虎溪场,场期二五八。

  老街茶馆曾经热闹非凡

  行走老街,当年的石板路已成了水泥路。两旁,不时还能看到颇有年代的民居建筑,有的墙壁已破损,屋檐下的雕花清晰可见,见证了当年老街的繁华。

  在老街路口,一栋保存较好的民居吸引了我们的目光。门梁上,红色的“五福居”字迹已有些模糊,高约6米的石柱撑起屋梁,木门紧锁。“这是以前的茶馆。”老虎溪人对“五福居”三个字不陌生,曾住在这条老街的谢涛回忆,夜晚的“五福居”是镇上成年男子的聚集地,几十张八仙桌坐得满满的,人们聊天、谈生意、讲故事、听评书、抽水烟、品沱茶。最热闹的是“打玩友”:几张桌子连在一起,十几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子围在一起,奏着锣、鼓、钹、京胡等古老乐器,扯着喉咙唱川戏折子,还有老头尖着嗓子扮小姐演唱,每次都赢得满堂彩。这些老人,此时好像都变成了小孩。

  曾是成渝古道重要驿站

  在王子洲记忆里,像“五福居”这样的茶馆老街有10多家。除了茶馆,老街还有四五家戏楼。老场镇为何这么热闹,原来,它曾是古时连接重庆与成都的重要交通纽带。

  据史志记载,成都到重庆的古道绵延数百公里,由于道路崎岖,通常商客与行人从成都出发,至少需要十多天方能抵达重庆。到达重庆的最后一段路程,经由璧山到重庆尚需两天,因此虎溪古镇就成了他们中途居住与恢复体力的理想驿站。

  “曾经的老场镇很热闹,有兴隆街、魁星楼街、石栏街、小桥街、高桥街等十余条街道,并修有福星寺、禹王庙等众多庙宇。场镇外,还有两块很气派的牌坊,后来拆掉了。”王子洲回忆说。

  “以前都是青石板路,石板长宽都有1米”,64岁的黄光富带着孙子常来老街转悠,他回忆,以前街道两旁的房屋,都是以木柱为框架横梁、以竹篾敷上黄泥编成墙壁的青瓦穿斗房。铺面鳞次栉比,基本上都是用木板相拼而成。

  记忆中的小桥流水人家

  王子洲笔下的“虎溪河古镇鸟瞰图”中,虎溪河环绕小镇,十足的小桥流水人家画卷。

  有河的地方少不了桥,造型各异的老石桥就成为了一道独特的风景。如今,老街旁的小桥和高桥还在。过高桥、上十八梯,就是当年的文昌宫旧址。虽然高大石门上的字迹已风化难辨,但门额上精美的深浮雕纹饰却依然栩栩如生;残垣断壁间,当年楹联匾额的书法雕刻,还清晰如初。

  “在我的记忆中,还有一座消失的文峰桥。”王子洲回忆,文峰桥是虎溪古镇周边唯一的圆拱石桥,桥长约20余米,构造古朴典雅,始建于清康熙年间,位于虎溪古镇场口往红石村方向大约300米左右。桥上龙头雕刻神工鬼斧,“桥的设计者根据地形将一端设计为阶梯,而另一端平行直达坡底,连接进镇的中大路。在阶梯一端两侧各有一棵茂盛的黄葛树,树干至少三个成人方能合围。”

  这座成渝古道上的重要场镇将何去何从?重庆晚报记者了解到,沙坪坝区将保存现有老场镇场景,修复部分已破损古建筑。未来,这里将成为老重庆人追寻记忆、寻找乡愁的驿站。

  典故

  古镇的传说

  相传,虎溪河源于缙云山脚下一个名叫“龙洞水”的泉眼,从前龙洞中有条桀骜不羁的白龙,时常来此兴风作浪祸害百姓。后来了两位云游高僧,在上游修建了一道河堤,以切断白龙兴风作浪的来路。白龙恼羞成怒,带上三个兄弟,要和高僧决一雌雄。几番较量,高僧耗尽法力,终将四龙制服。为镇住恶龙,他们在河堤下游用巨石修了一座桥将四条恶龙压住。后来,两位高僧圆寂,变成了两头石虎卧于桥头。为纪念他们,人们在石虎身后修建了虎头庙,并将流经庙前的小河命名为虎溪河、河边的小镇为虎溪镇。

编辑:张海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