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青海新闻
搜 索
新闻热线:0971-6263111 投稿信箱:cns0971@163.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卫生

产妇坠楼医院妇产科副主任:无硬性剖宫指征可顺产

2017年09月10日 11:32
来源:新京报
9月8日,陕西榆林一院绥德院区妇产科助产士张帆在接受新京报“我们视频”专访。视频截图
9月8日,陕西榆林一院绥德院区妇产科副主任霍军伟在接受新京报“我们视频”专访。视频截图

  陕西产妇坠楼事件当事医生、助产士接受新京报专访称,“产妇无硬性剖宫指征,可正常分娩”

  助产士:家属“拒绝手术”是医学术语

  榆林一院绥德院区妇产科助产士张帆表示,将家属“听医生的话顺产”组织为“拒绝剖宫产”

  张帆 陕西榆林一院绥德院区妇产科助产士。9月6日,医院公布了记载产程中家属三次拒绝手术的《护理记录单》,《护理记录单》显示前两次记录者为该院的助产士张帆。

  产妇曾强行走出待产区被劝回

  新京报:你当天如何参与了马某某的待产过程?

  张帆:我当天下午3点半接班,产妇宫缩一直很强。她躺在待产室大喊大叫,疼得不行,喊着要剖宫产,我就给了她一些心理安慰。

  下午5点50分左右,我有一个二胎产妇要上产床,我的二线助产士接班。同时,我出去让家属给产妇打电话,安抚她的情绪,因为里面还有4个产妇,不能大吵大闹。

  新京报:马某某的疼痛反应是正常的吗?

  张帆:对,属于正常的宫缩,每个产妇都会有这种强烈反应。

  新京报:产妇可以在待产区自由走动吗?

  张帆:疼的时候她必须躺下,如果宫口没开之前,产妇可以选择自由走动,调节一下疼痛,不是一定要躺在床上。

  新京报:包括可以走出待产区?

  张帆:不是,她是强行走出待产区的。当时有两名医护人员去拦了,没拦住,她们就跟出去把她劝回来了。

  “家属对产妇说你听医生的,就好好顺产吧”

  新京报:你有向家属传达产妇要剖宫产吗?

  张帆:没有,这个不在我的范围内,这个权力是医生的。我只能告诉他们,她现在极不配合,可以打个电话安慰一下。之后,我就继续下一步接产工作了。

  新京报:医院记录显示,家属三次拒绝剖宫产,这是根据什么记录的?

  张帆:前两次是我做的,第一次是我出去与家属沟通时,告诉他们宫口也近全了,产程正常,那个女陪人(家属)就说你做你的吧,让她自己顺产,我们不做剖宫产。就是她说了这个话,我才敢往这个记录单上写。第二次是我在产房内,听到她走出待产室,又被劝回来。

  新京报:你在产房里听到医护人员告诉家属选择剖宫产?

  张帆:没有,没有听见。

  新京报:没有的话,你的记录里面说家属拒绝剖宫产要求?

  张帆:因为家属就对这个产妇说你回去吧,你听医生的,你就好好顺产吧,我们现在先不做这个剖宫产。

  新京报:听医生说的顺产,也就是说,你们的意思就是让她顺产?

  张帆:因为当时没有明确指征说要剖宫产。

  新京报:没有明确指征说要剖宫产,那你们说拒绝了剖宫产要求?

  张帆:不是,那句话的意思不是这样的,那只是我组织的一个语言,也就是他当时的那个意思,我不可能把那个土话写在上面。

  新京报:土话是什么样子的?

  张帆:土话就是你进去吧,就听医生的话,先给你做顺产,我们先不做剖宫产了,我就不能把这个土话写在病程上。

  新京报:所以,你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我们不做剖宫产”?

  张帆:对。

  新京报:所以,这就是家属拒绝了?

  张帆:我们必须要整理医学术语,写在病程记录上。

  新京报:那你觉得说是听医生的说顺产,然后说家属拒绝你们的剖宫产要求,两个意思是一样的吗?

  张帆:对。

  “护理记录单是后来补填的”

  新京报:什么时候做记录说家人拒绝剖宫产?

  张帆:跟家人沟通后,我先口头跟李瑞琴大夫汇报了一下,说了家人要顺产的意愿,就进产房接生了。出产房后,待产室有名产妇出血,我又去照顾她,当时没有注意到马某某还在不在待产室。处理完这些,我就开始填护理记录单,还没填完,二线助产士就告诉我马某某不见了。

  新京报:你当时没填完?

  张帆:医学都是先急后缓,这两个相比,人命更重要,我们就先去找产妇,(护理记录单)是后来补填的。

  新京报:当天下午,临产的产妇有几个?

  张帆:当时待产室一共5名产妇,有2个和我一起上产房,待产室加上马某某还有3名产妇。

  新京报:马某某坠落的备用的手术室是什么样子的?

  张帆:和待产室只隔一个过道,那个门是感应门,脚踏一下就能开。备用手术室我们一般不用,窗户也是关着的。那天出事后,我看到那个房间窗户是开着的,产妇的鞋就放在窗户下面。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相蓉 刘瑞明 程彦珲

  “产妇无硬性剖宫指征可正常分娩”

  榆林一院绥德院区妇产科副主任霍军伟表示,胎儿接近巨大儿可能,提前告知顺产风险后家属选择不剖

  霍军伟 陕西榆林一院绥德院区妇产科副主任,日常负责产科临床工作,8月31日事发时当班。医院病程记录显示,产妇马某某入院后,主治医师李瑞琴向霍军伟汇报了病情。

  胎儿接近巨大儿可能

  新京报:马某某入院时情况如何?

  霍军伟:8月30日她待产住院后,李瑞琴医生告诉我说,这个产妇“41+1周”了,B超显示脐带绕颈一圈,她当时还没有宫缩。婴儿的双顶径是9.9,这个数值如果到10,就算巨大儿了。入院诊断时,我们预测婴儿有七斤多,接近巨大儿的可能。

  新京报:以你的临床经验,有接近巨大儿的可能,对产妇顺产有困难吗?

  霍军伟:一般我们还要具体看骨盆的测量,她骨盆测量的汇报是好的,所以我们告诉家属,孩子胎头比较大,生产过程中致残的发生率会比较高,如果同意剖宫产,我们可以剖,但不是绝对的剖宫产指征,正常分娩也可以。分娩的过程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它要观察,如果产程非常顺利,那就问题不大;如果出现问题以后,它可以随时剖宫产。

  新京报:入院时产妇马某某的家属有主动提出剖宫产吗?

  霍军伟:没有,我们讲胎头大以后建议剖,他们不剖。我们提出了可能的风险,家属决定后,我们要尊重家属的意见。但如果在产程过程中出现了绝对的硬性剖宫产指征,他们坚持不剖,我们就会让他们签字,证明对胎儿和产妇可能会有影响。

  新京报:如果没有硬性剖宫产指征呢?

  霍军伟:没有的话,我们就是口头告知。现在都提倡顺产,不是说每个产妇都给她剖宫产,这对产科医生来说是不对的。几千年的东方文明,我们老一辈没有剖宫产的时候,都这么顺产下来,所以说我们的理念、全世界的理念都是尽量顺产,是最好的。

  产妇曾自行拔掉缩宫素

  新京报:马某某多次走出待产区是为何?

  霍军伟:当天主管医生告诉我,北区一个病人产痛难忍。她把缩宫素拔掉以后,跑到待产区外,哀求她的家属给她剖宫产,最后医护人员把她劝回来,告诉我这个病人比较烦躁,让我来看看。我见她后,她比较激动,喊着要剖宫产,我就安慰她,跟她开玩笑,让她情绪好转。

  新京报:她当时需不需要剖宫产?

  霍军伟:当时没有硬性剖宫产指征,可以顺产。我又给她做了胎检,胎心正常。当时她旁边有巧克力、红牛饮料,我还安慰她说家属后勤工作做得挺好。她平静下来后,我们一个不当班的老助产医师来看她,说是她的熟人。

  这个医师是家属打电话叫来的,她检查后结论与我一致,说产程是好的。但产妇坚持想剖,我就让这位医师与家属沟通,沟通回来后她说正常顺产,拒绝剖宫产。我就说行,没有硬性指征就先观察。我觉得这样不发生意外的情况下,还是倾向于让她顺产,不是绝对剖宫产。

  新京报:为什么没有引入无痛分娩?

  霍军伟:我们这里还没有开展无痛分娩,无痛分娩要有足够的麻醉医师,我们的麻醉医师连正常的手术都不够。现在“二胎”政策放开,我们产房孕妇住院人数是不断增高的。

  坠楼被发现时胎儿已无胎心

  新京报:何时知道马某某坠楼?

  霍军伟:照顾了马某某大概40分钟后,我上了台手术,手术中护士还跟我反映说她又烦躁了。这时,我让医护人员继续联系她家属看需不需要剖宫产,同时我问麻醉师能不能再安排剖宫产手术,麻醉师说可以。

  不久,马某某的主治医师李瑞琴打来电话说病人找不见了,我就让他们赶快去找。下了手术后我立马问情况,李瑞琴说马某某可能跳楼了,我就叫上麻醉师一起下楼去找。

  新京报:你找到她时,她是什么样的状态?

  霍军伟:她半趴着,流了一摊血,身子也多处骨折。我们上去检查发现,已经没有脉搏。检查过程中,救护车来了,我们就一起去了急救中心。当时,我先看胎儿是不是好的,一听没有胎心,赶紧再做了B超,发现确实没有胎心了。

  新京报:产妇从待产区穿过走廊,去到备用手术室,最终坠楼,这个过程医护人员不应该注意到吗?

  霍军伟:理论上来讲,医护人员是该有感觉的,但是后来我才知道,由于当时产房有其他产妇出血,医护人员在照顾。当然在这边忙的时候,你不能就不管她了,也要随时给她听胎心,也要给她观察。

  新京报:当时,妇产科是不是人手不足?

  霍军伟:不是不足,我们可以再叫,我们随时都有备用人员。当时,医护人员与产妇的比例是合适的,不存在人手不足问题。

编辑:张海雯
中国新闻网-青海新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京ICP证040655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京ICP备:05004340号-1]